网络主播漂泊几万公里 两年内帮50多人找回家路

当前位置:首页bob投注 >

bob投注

网络主播漂泊几万公里 两年内帮50多人找回家路

时间:2019-06-14本站浏览次数:344

       

[摘要]他开着小车或骑着自行车在路边、桥底、垃圾堆附近寻找流浪者,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他们联系上家人,或者说服并送他们到救助站、派出所等机构求助。

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均桥人,现为知名直播平台的签约户外主播,聚集了37万名粉丝。

在直播的两年多里,他走遍11个省市寻找、帮助流浪者回家。

2016年,他决定走上直播救助之路。

2017年4月,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和蔡艳球一起,帮助增城一名流浪11年的老人找到家。

截至2018年9月25日,蔡艳球共帮助54名漂泊在各地的流浪者成功联系上家人并回到家。

在两年多的直播帮助流浪者过程中,他的事迹被国内几十家媒体宣传报道。

蔡艳球,昵称牛哥,是一位直播救援流浪者的主播,33岁的他在视频平台直播两年之后,迅速聚集了37万名粉丝。一年多前,伴随着《广州日报》首发的报道,他迅速走红。

蔡艳球是江西九江人,出生在农村。穿着运动裤、运动鞋和红色爱心马甲,身材瘦削,胡子拉碴,33岁的牛哥一只手中夹着烟,另一只手则端着手机直播,这是广州日报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

在网络直播流行的当下,牛哥的直播内容可谓独一无二:他开着小车或骑着自行车在路边、桥底、垃圾堆附近寻找流浪者,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他们联系上家人,或者说服并送他们到救助站、派出所等机构求助。从开播至今两年的时间,他已经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54位流浪者成功回家,他说,自己还会继续下去,把这当作自己的事业。

和广州日报一起

帮流浪老人找到家

2017年4月,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和牛哥一起,帮助增城一名流浪了11年的老人找到家。

当年4月10日,在外流浪11年的61岁老人李洪峰终于见到了家人。一天前,老人在增城被牛哥发现并被直播,经热心网友帮忙,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家人。

“发现他的时候,他在增城一条村的路边,满头银发,身体瘦削,也不大爱说话。”牛哥说,他停下车在路边给老人做了面条,对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原来,老人已经在附近一条长凳上住了一两年,因为一直不开口说话,旁边的村民还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哑巴。

牛哥说,当时这名住在增城的老人凭借着自己的记忆颤巍巍地写下了老家地址,但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自己只能通过直播的方式记录着这一过程,“我也不知道他写的地方是在哪里,但直播间里汇聚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力量。”

幸运的是,观看直播的人中刚好有两位老人老家所在县的网友,热心的他们核对地址后发现,因为地名变更,老人所写的地址已经找不到,但几经打听和实地探访,最终在次日找到了老人的家,此时他80多岁的老父亲刚好在家。

4月10日,老人在广州的亲友把他接到了自己家中,老人在外打工的儿子也从中山赶来团聚。4月11日,在家人陪伴下,老人踏上了返乡的火车。“他什么都记得,他也还认得我,小时候他最疼我了!”与老哥哥重聚,他最小的妹妹激动得话多了起来。临行前,老人的妹妹带着他买了新衣服、理了发,还坚持将他的满头白发重新染回黑色,“我让他重新变年轻,齐齐整整地回家看父亲,把失去的十多年青春找回来。”

老人的妹妹告诉广州日报记者,11年前哥哥就从家里走失,没想到他竟然从湖南老家来到了广州,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我们找了很久,但一直都没有音信。母亲在去世前也时刻记挂着这个儿子。有一年已经年逾七旬的老父亲还来到广州,名义上说来看我,其实就是想找儿子……”对于牛哥,一家人表示了深深的谢意,老人的妹妹对于牛哥不停地道谢,虽然已经看过太多这样的场面,牛哥也忍不住泪湿眼眶。

不忍哥哥命运重现

踏上直播救助流浪之路

让牛哥走上直播救助之路的契机,发生在2016年的夏天。彼时,他在湛江看到路上有一个流浪汉赤着脚在大路上捡烟头抽,这让他想起了自己苦命的哥哥。

他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足足哭了大概一个小时。“那样的情景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牛哥说,他的哥哥患有癫痫,在17岁那年,他在去亲戚家路上走失了,全家人找了他三天三夜才把他找到,找到他不久,他就死掉了。“他走失的时候,我瘫痪在床的母亲哭了好久,我懂得家人撕心裂肺的痛。”

牛哥说,自己反复考虑后,决定为这样的流浪者找到家。当年八九月份,他问朋友借钱,花1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车,踏上了寻找流浪汉之旅。为了省钱,这个小车成了他的“房车”:前排放着折叠自行车,不方便停车的时候,他就骑着自行车穿街走巷;后排放着被子、洗漱用品和锅碗瓢盆,晚上把车停在旁边,就在这里凑合一宿;后备厢放着给流浪者的食物和他的锅、碗、瓢、盆、米、菜、调料品,以及摆摊的小玩意。遇到流浪者时,为了省钱,到了饭点时他会在路边用砖块搭起一个小灶,找来枯枝直接生火做饭,简单的时候就是下一碗面条。

牛哥救助流浪者的梦想,从2016年9月开始。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他从江西九江出发,途经南昌、吉安、井冈山、郴州、韶关、清远、肇庆、云浮、江门、中山、东莞、广州等多地,一路几万公里,搜寻流浪者的踪迹。

“一开始,我一般是上午在市场附近摆摊挣点钱,下午才出去救助。后来直播有打赏之后,就基本上一整天都在直播。”牛哥说,之所以选择直播就是看中了它既能传递正能量,又能产生一定的回报。

然而直播的回报之路,却并非那么好走。

“第一个月,我打赏的收入只有3.8元;第二个月过百了;现在越来越好,基本上可以与日常开销持平。”如今,在他的直播中,粉丝量已达37万人,平时同时在线观看的人数也有2万人以上,在有人被救援时,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可达数万人。

“其实跟流浪者接触起来很难,有时候还有被打的风险。” 救助的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牛哥说有好几回,自己上前与流浪者搭讪,结果对方非但不理解,还差点动起手来,直播中围观的网友非常紧张,有几次网友都表示要去现场支援。在一次直播中,他想跟一位拾荒者搭讪,拿着一瓶水从中午一直跟着对方到晚上,才最终取得对方信任,此时观看已久的网友都劝他放弃,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

感谢直播这种形式

借助网友帮流浪者回家

牛哥出生在江西农村,家里条件不太好。他介绍说,自己的直播救助刚开始的半年时间里,除了借来的买车款,他又欠下了3万元外债,这些钱全部用到了途中的开支上:油费、流量费、要给流浪者买吃的、有时候要请流浪者吃饭,还要往家里寄钱,虽然途中省吃俭用,但他每月的开支总要上万元。

“老婆在家带两个女儿,我每个月要往家里寄2000元。刚开始家人都不支持我直播,后来看到我帮助了这么多人,家人也理解了。有时候她们在直播里看到我走到黑黝黝的桥洞里,还会打电话让我不要进去。”

对于家人,牛哥也感觉心中有愧。“不能像平常人一样在家陪伴老婆孩子,孩子想买一个好一些的芭比娃娃的愿望也没能帮她实现。”牛哥说。

今年暑假伊始,已经直播了两年的牛哥决定给自己放个假,离开广东回到了江西老家,他给女儿买了芭比娃娃,白天陪着家人,晚上则安静地在湖边钓鱼。

闲暇时间里,他也没有忘记救助他人的“老本行”。7月1日,牛哥恰好开车途经福建南平市,他特意开车去看望一个去年6月份发现的40岁左右的流浪汉,他离家已经20多年了,去年与他相处了几天后,这位流浪者始终不肯说出自己的家,这次再次相遇,牛哥与他一起听音乐,他的心防一下子就打开了。“一起听那些想家的音乐,听了之后让他写字,他就写了,后来成功地让他弟弟把他接回了四川,现在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牛哥告诉记者。

“如果没有直播这样全新的方式,我恐怕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年里帮助那么多流浪者回家。”牛哥说,自己非常感恩这个时代给了他传播正能量这种便捷的方式,“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我都是借助直播时网友的力量一起帮助流浪汉回家的。”

牛哥说,包括自己的女儿在内很多年轻人都很喜欢看直播,“我希望我的直播能一直坚持下去,让更多的人能够通过看直播学会帮助别人,也一起来传播正能量”。

希望更多爱心人士

帮助流浪者回家

我的梦想就是“帮助流浪汉回家”。作为一名主播,通过直播平台,观众来自全国各地,对帮助来自不同地区、不同方言的流浪者来说,是一种直观、快捷、影响力大、效率高的帮助方式,能克服语言交流上的困难、能随时跟踪流浪者的动态。我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帮助流浪者,希望以后流浪汉越来越少,那样我也可以在家多陪陪小孩,以后没有流浪者的时候,我会在家工作,不再四处奔波了。

——蔡艳球

近半直播主播

受过高等教育

中国演出娱乐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表演(直播)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5亿元,比2016年的218.5亿元增长39%。网络表演(直播)已经成为网络文化内容供应、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代表,是网络文化市场重要组成部分。

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7主播职业报告》显示,从性别比例看,全国85.8%的主播为女性,男性主播占比不足15%。在收入方面,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

在主播的教育水平方面,主播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达到46%,高于全国大学教育人口12%的比例,这表明网络主播的素质较高。

用户规模方面,截至2017年12月底,秀场直播、游戏直播、泛娱乐直播平台的覆盖人群继续扩大,用户规模分别达到3.12亿、2.47亿、3.6亿,相比去年分别增加0.32亿、0.27亿、0.4亿。

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营收模式日益多元化,对于社会经济的带动效应日益明显,行业新增投资也不断增加,投资强劲。

大事记:

2005年~2013年——网络直播市场随着互联网模式演化起步,PC秀场直播模式为众人熟知。

2014年——网络直播市场进入新一轮的发展期,尤其是电竞游戏直播的出现,在大量游戏玩家的推动之下,网络直播 “一夜爆红”。

2016年——网络直播市场迎来真正的爆发期,用户在脱离电脑后通过移动手机客户端实现移动秀场直播,被称为移动直播的“元年”,网络直播市场真正进入全民时代,不过随之相应问题也不断发生。12月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包含网络表演和网络游戏直播在内的互联网直播经营活动进行规范。

2017年——文化部检查100家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排查手机直播应用软件11386款,下线3653款手机表演平台软件。文化部印发《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将加强网络表演市场日常巡查,加强对网络表演者的信用约束,指导行业协会加强内部监督和行业自律。到2020年,推动形成内涵丰富、技术先进、链条完整的网络文化业态发展格局,进一步增强网络文化的核心竞争力。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亦旻、秦松




公司地址:酒仙桥北路7号馨宁居休闲家具体验馆
联系人:熊生 13657715322
小洛 13691681435
电话:15294838600 传真:c71zb3b9vp@hotmail.com
邮箱:smkrsvqo@gmail.com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579号

bob娱乐@